千千小说网

24. 海妖之泪 易感期来袭

《死对头装O开钓了! [gb]》最快更新 [qqdu.cc]

时千帆躺在宿舍柔软的单人床上,双眼紧闭,呼吸绵长。

劳累了整整一天,她的睡意格外浓。

半掩的窗帘后,窗玻璃忽然发出“咔咔”声。

紧接着,一只手攀了进来,然后是另一只。

“谁?!”

尽管声响细微,时千帆还是惊醒了。

可惜已经迟了。

口鼻被一块敷了高浓度麻醉的手帕狠狠捂住,她拼命挣扎了几下,却渐渐失了力气。

双眼逐渐涣散,失去意识前,时千帆只记得手帕上的一角,印着一朵蔷薇花。

……

再次醒来,时千帆的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。

一块厚重的黑布蒙住了她的双眼。

她不动声色的活动了一下手脚,依旧是束缚感。

很好,也被绑住了。

身下的触感柔软,应该是一把真皮椅。

“咯吱——”

是开门的声音。

“哒——哒哒——”

脚步声由远及近。

听起来不止一人。

脚步声在面前停下了,时千帆下意识绷紧了身体和神经。

眼罩被猛地揭开,骤然出现的灯光刺眼无比。

时千帆在眩晕中适应了两秒,才看清面前人。

是沈家主。

她的身后站着几名黑衣保镖,统一的面无表情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沈家主微微颔首。

“……沈家主请人的方式一直这么特别吗?”

时千帆压下心中的疑惑和惊讶,语气淡定得像是朋友之间的闲聊。

沈家主难得一笑,没说话。只是淡然地打量着面前这个黑发少女。

出乎意料。

淡定得过分,简直不像是个普通学生。

不过……她倒是挺欣赏的。

一挥手,沈家主命令身后保镖,“松绑。”

没了束缚,时千帆活动了一下手脚,看向沈家主。

如果说她原先还对这位家主有一丝敬意,那在得知沈家的血腥勾当后,这点可怜的敬意早就消失不见了。

她说:“有什么话就直说吧。”

“年轻人,勇气可嘉。”沈家主的神态带着一点微不可查的赞许,“昨晚的闹剧我已经知道了,你和沐星的关系,我也已经了解。”

昨晚的一切,她几乎都有参与操控。

餐厅,相亲女A,林秘书。

她一向擅长操控。

直到收到林秘书传来的照片。

深夜路灯下相拥的年轻男女。

沈家主才意识到:第一次,她的操控被打乱了。

而眼前这个年轻的,尚未毕业的女孩,居然就是打乱一切的源头。

很有趣,真的很有趣。

“看得出,你们之间的感情很好,作为长辈,我或许不该阻碍一对年轻人相爱。”

“但很不幸,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”

“而且……我也不觉得你在了解真正的沈家后,还有勇气继续下去。”

沈家主手腕一甩,一张轻飘飘的金色信笺落在了时千帆面前。

打开,是一张邀请函。

[诚挚邀请,与您共度今夜的拍卖会。

无比伦比的艺术品,为您献上。]

邀请函的最末端,也盖着一枚蔷薇花图戳。

“30分钟后,地下一楼。你可以选择现在离开,同时承诺再也不和沐星来往。”

沈家主似笑非笑,继续道:“当然,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,拍卖会上的东西,可能会引起生理不适。”

傲慢的女人,时千帆摩挲着邀请函边角想。

现在,她面前摆着两个选择。

走,或是参加一场伏藏着危险的拍卖会。

平心而论,她和沈沐星既不是情侣,也没有什么实质性发展。

为了自身安全,离开无可厚非。

大不了以后不来往了而已。

可天生反骨的时上将,还没学会低头呢。

她抬头,微笑着看向沈家主,“三十分钟后,拍卖场见。”

……

随着直升梯落下,周遭光线逐渐阴暗,一股似有若无的寒气也从脚底漫上。

时千帆顺着墙上指引往前走。

摸了摸脸上的半遮面具,她有些不适应,又不是来参加化妆舞会的,有必要吗?

可转念一想,来这场拍卖会的,大概都是这个世界所谓的名流政要。

面具,是他们心照不宣的掩饰罢了。

走进拍卖场,时千帆愣了愣。

人出乎意料的多,而且似乎都相互认识。

隔着面具,说着一些虚伪的客套话。

在观众席的前面,是一个巨大的舞台。

厚重的帷幔垂落,谁也不知道藏在那之后的“艺术品”会是什么。

噔的一声,一束追光灯骤然点亮舞台。

“女士们先生们,欢迎你们的到来!”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帷幔后传出。

“今夜,将向你们展示近五年来,最美丽的艺术品。”帷幔掀开一个小角,一个小小的人影从中走出,他就是浑厚声音的主人,“接下来,请噤声,放缓呼吸……”

“帷幕,揭起!”

几乎是瞬间,厚重的帷幔向两边极速拉开,观众席里响起了惊叹的抽气声。

舞台中央,一个巨大的透明水族箱,浅蓝色的水波之漂浮着一只……海妖?

或许是海妖吧,时千帆只在别人口中听过这个种族的名字。

观众席上已经有人忍不住交谈了起来:

“天呐,传说中的海妖,快看那只漂亮的鱼尾!”

“好想把它割下来,放在我的艺术馆里。”

“别说这种倒胃口的话,难道你不想尝尝海妖肉的味道吗?”

时千帆扬了扬眉,果然,这里的人都不大正常。

水族箱里的海妖确实美丽。

长发在水波中起伏,像是浓密的海藻。

肌肤雪白光滑,像是上等的珍珠。

当然,最引人注目的,当属那只鱼尾。

彩色的鳞片附之其上,随着光的折射焕发出几近七彩的颜色。

可时千帆一点欣赏不来。

她的全部注意力都被海妖的脸吸引走了。

那样痛苦惶恐的表情,很难想象会在一个活物身上见到。

“各位,海妖。传说中,它们有着曼妙的歌声,斑斓的长尾,就连落下的眼泪都会化作珍珠。”

小个子的主持人一挥手,水族箱忽然响起了滋滋的电流声。

水中的海妖身体一蜷,陷入僵颤,绝美的脸上流露出痛苦神色。

紧接着,一颗小小的珍珠从他眼睑上滑落。

一颗接着一颗。

“太美了……实在是太美了。”

“不管多少钱,今夜我们一定要拍下!”

观众席上一片呼声。

“诸位、诸位!感谢你们的热情!”台上的主持人振臂,“但我必须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事实,这只海妖的声带被我们人道处理过了。曼妙的歌声虽好,但背后也藏着深渊不是!”

此话一出,观众席安静了一瞬。

但很快又火热了起来。

白璧微瑕也还是白璧,何况是这样珍贵的艺术品!

“我出二十万星币!”

“三十万星币!”

“五十五万!”

时千帆觉得所有人都疯了。

一个个西装革履、珠光宝气,看上去像人,其实全不是人!

面具也掩盖不住他们扭曲的面部和眼底的贪欲。

时千帆终于理解了那句“拍卖会上的东西,可能会引起生理不适。”

她很想起身,揭下在场每一个人的面具,然后送他们去见鬼!

可她忍住了。

她看见水族箱里的海妖张开嘴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,只有一串咕噜咕噜的泡沫在水波中破碎。

她该救他。

竞价的时间很长,价码越越垒越高,直到最后——

“恭喜!那位尊敬的先生,以千万拍下了这件艺术品!”

“艺术品将由我们送至您的住所,接下来,请各位尽情享受晚宴吧!”

在众人的一片唏嘘中,开始了晚宴。

没有人发现,那个年轻的黑发女孩离席了。

*

时千帆花了一点时间找到了连通后台的出口。

那里停着一辆大型飞行器。

有几个黑衣保镖在指挥工人们搬运。

“偷懒呢?一个个手脚这么慢!”

“明明都换了一个小型水族箱了,还不快点!”

小型水族箱里,海妖明显拘束。

他惶恐不安捶着箱壁,却只能任由人类把他运送到下一个地方,等待未知的命运。

好不容易装完了货,黑衣保镖们点起了香烟,在一片烟雾缭绕中互相吹牛逼。

吹到最后,他们决定稍稍违背一下上面的意思。

“老三老四,你们先去酒馆占位,把酒点上等我们回来!”

原定的四人护送,被他们改成了两人。

暗处的时千帆微微一笑,真是天助她也。

……

飞行器在夜色中驰骋。

保镖之一开口打趣:“胖子,你说这些有钱人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啊。先前那些买什么猫女狐男我倒是能理解,这海妖又不能那啥,花那么大价钱有什么用?”

被叫胖子的哈哈大笑,“你管人家那么多呢!有钱人的癖好咱们不懂,说不定……嘿嘿嘿嘿。”

真是恶俗。

藏在后座的时千帆默默摇头。

忽然,指尖碰到了什么东西,她一回眸,看到了一包……烟。

前座两人插科打诨,聊了许久。

路况也从街道变成了平静的水面。<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www.qqdu.cc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