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千小说网

17. 愿嫁 我喜欢牵你的手

《文昌记》最快更新 [qqdu.cc]

早春时节还带着微微寒气,雀鸟也开始飞回枝头,今日是宫中两位皇子的冠礼,也是该封太子的时候。

盛渊是早产儿,恰巧和盛彦撞在了同一天降生。

五皇子的冠礼有皇后与国舅大力操持着,京中贵女无不向往。相比之下,六皇子的冠礼知道的人就相对较少。

京中能叫得上名字的女子基本上都来了,她们戴着最漂亮的首饰,穿着最华贵的衣服,却只是渴望着能靠婚姻来将自己提高到另一个档次,出了教养她们的牢笼,又迫不及待地飞向另一个即将要困住她们的牢笼。

出身高门的自然是奔着五王妃的位子去的,身份低一些的则是退而求其次,毕竟六王妃也是皇族。

风肆意地吹打着,将少女的发丝吹到脸上,沈年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将发丝拨到耳后。

沈婧待在一旁,视线时不时地落在沈年的身上,她今日戴了最好看的钗子,穿的衣服也是全京城最好的绣娘赶制出来的,这一套下来将她整个人衬得愈发温婉贤淑。

反观沈年,她只是穿了一身红色的长裙,头上戴了一支海棠花簪,再无其他的装饰,可在人群之中却十分突出,美得不可方物。眸光流转之间不自觉流露出的懒散,却勾人心魄。

她不喜欢沈年,却也不得不承认她致命的吸引力。

“阿年,你今日穿的好生漂亮。”周书韵凑了上来与她搭话。

阿年?周书韵何时与她这般亲厚了,她怎么不记得。

这周书韵平日里是最爱打扮的,今日的穿着倒是十分素净,脸上的脂粉也没涂多少,放在人堆里有些找不着的感觉。

“阿年,我问过了,五皇子的请帖谁都没收到,莫不是在你沈家?”

周书韵就是纯好奇而已,但若是当真在沈家,那别家就算是陪跑了,沈家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是文昌国一人之下的存在。

哪个傻子会发着这么大的权势不眼馋,反正她是不信的。

“不知道。”沈年随口答道,要是在这儿就让旁人知道了,那她还不得被当中凌迟处死。

“也是,要给也是给沈婧,你怎么会知道。”周书韵嘟囔。

离了帖子的事,周书韵话锋一转:“阿年,话说你兄长都二十有二了,伯父伯母怎么还不为他操持婚事啊?”

沈年站在宫外正无聊,听了这话顿时来了兴趣。

周书韵的脾气是京中除却四公主以外独一份的差,向来是拿鼻孔看人,今日实在是不寻常。

“周书韵,你今日又是和我套近乎,又是一口一个伯父伯母的,还那么关心我兄长的婚事,莫不是······”

她没说下去,但周书韵是个不会说谎的,嘴上说着“不是”,实际上,早已羞红了脖子。

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云层撒到姑娘们的身上,女子的面容愈发娇俏,和她所处的时代不同,这儿不是统一单调的妆容,而是百花齐放的盛景。

“时辰已到,姑娘们进宫吧。”老太监尖着嗓子,佝着腰将一众人引了上去。

万物复苏的节日里,御花园里已经多了不少名贵的花草。

顺着老太监的指引,一路上来到了坤宁宫,红墙绿瓦,金雕银砌,好生气派。

那是皇后住的地方,她身后的一众人里多半都是冲着这个位子来的。

前朝近日里忙得紧,女儿家的事情皇帝抽不出身,只好请国舅爷代劳。

封太子的事情也就暂时搁置了。

皇后坐在凤椅上,五皇子与国舅爷分坐两边,盛渊则是双臂环胸好整以暇地倚在柱子旁边。

盛渊抬眼,视线不自觉的落到了沈年的身上,她今日一身红衣更衬得她明眸皓齿、肤色胜雪,就算是佩戴最少的首饰也是人群中最打眼的存在。

“两位皇子的请帖不知是哪两位姑娘收到了,若是能两情相悦,不如上前一步让本宫瞧瞧。”

良久的沉默,上头的盛彦攥紧了拳头,下头的姑娘们面面相觑,有关二人的请帖竟是一点风声都没有。

周书韵将视线放在了一旁的沈婧身上,谁料她瞧了半天都没有动的意思。

京中大户人家的姑娘她都问遍了,也没见有谁神色异常,小门小户的姑娘就算是五皇子瞧上了也不见得皇后能答应,她有点怀疑五皇子到底有没有将请帖送出了。

就在她盖棺定论的时候,先前还说不知道的沈年上前了一步,她行了个礼,走上高台,跪下身去奉上请帖,道:“沈年愿嫁”。

整个坤宁宫的呼吸都停滞了,盛彦垂下了头,眸中有抑制不住的欣喜。

“好,你二人既是两情相悦,那本宫就赐婚与你二人。”

众人哗然,盛彦刚想起身谢恩,却见皇后朝着姑娘们的方向招了招手,“小六,你还不快搀沈家的姑娘起来,跪坏了身子,心疼的可是你。”

盛彦的身子一顿,偏头看向皇后手中的帖子,上头的字迹大开大合,劲瘦有力,和他的字迹完全不同,帖子的末尾明晃晃地写了发帖人盛渊。

他看向跪在地上的沈年,神色复杂,她收到了两封请帖,却在二人之间选了盛渊。

盛渊勾起嘴角,上前将她扶起,两人相视一笑,对着皇后行礼齐声说道:“多谢皇后娘娘赐婚。”

盛彦看着面前佳偶天成的二人,有一瞬间他觉得他们身上穿的不是寻常的红色便服,而是拜堂成亲的喜服。

红色太过刺眼,刺得他五脏六腑都在抽痛。

“小六的婚事定了下来,小五你的帖子呢,给了哪家的姑娘?”

盛彦起身作揖:“母后,儿臣尚未治国平天下,选妃之事择日再议吧。”

“那也要先齐家才能治国平天下啊,你中意哪家姑娘与母后说,母后必然助你促成此事。”

“儿臣的帖子······”盛彦咬了咬牙,道:“儿臣的帖子亦是给了沈家的小姐。”

众人的呼吸都停滞了,谁能料到两位皇子竟将帖子给了同一人,又有谁能想到那人抛下大好前途的五皇子,最终选择了个纨绔。

周书韵的下巴都要惊掉了,默默瞥了一眼一旁的沈婧,果然是脸色铁青。

八百年都难得一遇的戏剧性的一幕,竟叫她看了全过程。

“母后,舅舅,我还有些事没处理完就先走了。”

皇后也知此事不适合再议,也就挥了挥手随他去了。

沈年与盛渊的事情大局已定,两人结伴出了坤宁宫。

“想给你送个请帖还真是不容易啊。”盛渊轻笑道。

确实是不容易,这两日她一直奔波于城东的寺庙里去看先皇后,非但没套出什么有用的消息,还赔进去不少点心茶水。

先皇后很聪明,和她玩心眼子,沈年的脑袋根本不够。

盛渊在沈府周围守了她两天都没看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www.qqdu.cc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