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千小说网

9.访神仙

《小寡夫》最快更新 [qqdu.cc]

9

文武百官苦苦相求。

祝青臣坐在封乾殿、帝王棺椁前的玉阶上,面对着乌泱泱跪了一地的朝臣,又回头看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李端。

一片混乱。

祝青臣抬手让侍从上前,把跪在前面的诸位大人扶起来,伸手一捞,把李端抱进怀里,拿出手帕,给他擦擦脸。

李端窝在太傅爹爹怀里,紧紧地拽着他的衣袖,口中仍含混不清地说着:“太傅爹爹别死……太傅爹爹别吃毒药……”

祝青臣无奈地笑了笑:“知道了,别哭了。”

要是李端再长大十岁,那就好了。

祝青臣把手帕递给侍从,一只手扶着李钺的棺椁,站起身来,向朝臣们深揖一礼。

他斟酌着,道:“今日之事,是我考虑不周,多谢诸位点醒。”

众臣连忙俯身还礼:“君后言重了。”

祝青臣望了一眼宫墙那边的天色,折腾了这许久,此时已是天光大亮。

“今日还有朝会,请诸位大人紫宸殿偏殿稍歇,容我更衣洗漱。”

“是。”众臣行礼离去。

侍从鱼贯而入,将李端带去偏殿等候,又端来热水,奉上官服。

祝青臣独自在封乾殿中洗漱,换了衣裳,把李钺棺椁前高大锃亮的青铜器皿当做镜子,对着束发戴冠。

临走时,祝青臣还从供案上拿了两块糕点,塞进嘴里,垫垫肚子。

动作熟练。

今日朝会无甚要事,朝臣们顾忌着祝青臣为办法事,一夜未眠,怕他身子撑不住,都长话短说。

不多时,朝会结束。

祝青臣在侍从相劝下,勉强回到寝殿,准备歇一会儿。

祝青臣刚换了衣裳,躺到榻上,还没闭上眼睛,忽然又想起什么,坐起来,唤了一声:“来人!”

侍从小跑进来:“君后有何吩咐?”

“从城外请来的那几位道长可回去了?”

“还未。君后吩咐款待,我等给道长们准备了斋饭,也准备了休憩之所,如今道长们正在偏殿歇息。”

“如此。”祝青臣略一沉吟,“去陛下私库,取两匹素净的布料,赠与他们,就说是我的一片心意。”

“是。”侍从点头记下。

“另外……”祝青臣轻声道,“他们何时要走,你来告知我一声。”

“君后还想……”

“我想和他们一同,再去道观里问一问,去去就回,不会有事。”

祝青臣态度坚决,侍从拗不过他,只能应了:“是,那君后可得让我们一同跟着。”

“嗯。”

见祝青臣同意,侍从这才放下心来:“那小的去准备,君后先歇息。”

侍从悄无声息地退走。

祝青臣平躺在榻上,望着帐子发呆。

他就知道,怀疑李钺在他身边的念头一旦发芽,就会疯狂滋长。

只是一个晚上,就长成了参天大树,遮云蔽日,将他牢牢缠裹其中。

就算他作茧自缚、杂念丛生,但他一定要见到李钺。

祝青臣就这样躺着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迷迷糊糊睡了一觉。

仿佛只是一眨眼。

确实也没有多久。

侍从抱怨道:“君后才睡了不到两刻钟。”

祝青臣不愿再睡,换了一身衣裳,带着侍从准备好的布料,去偏殿见几位道长。

道长们用过斋饭,正各自盘腿打坐。

祝青臣便抱着布料,恭敬地候在门外。

待他们打坐完毕,才拿着东西进去。

一行人连忙起身行礼:“君后。”

祝青臣颔首:“不必多礼,各位道长昨夜辛苦了,带了两匹布料,以作谢礼。”

“多谢君后赏赐。”

“我听闻,三清观中有一位道号为清虚的老神仙,道行高深,法力高强,不知此次为何……”

“师父他老人家年纪大了,不便出门,更不便作法,因此不曾前来。”

“我没有怪罪的意思,我只是想问问,老神仙何时得闲,我可去拜会?”

方士们抬起头,对上祝青臣双眼中闪烁着熟悉的亮光,便知他没有放弃。

“君后诚心,师父定然不会推辞,我等回禀师父,待师父择定时日,再来禀报君后。”

“好,那就多谢你们了。”祝青臣难得露出笑容,真诚感激的笑容。

*

三日后,方士们来宫中回禀,说清虚道长愿意见见君后。

祝青臣十分欢喜,沐浴更衣,还熏了香,然后抱着李钺穿过的衣裳,赶往城外三清观。

曲径通幽,积雪融化,从竹叶尖滑落,“滴答”一声轻响。

一个道童领路,祝青臣被带到一个偏僻幽静的禅房前。

道童推开门,一个须发皆白、身材清瘦的老道长,端坐在蒲团上。

听见开门时,老道长睁开眼睛,与祝青臣对上目光,起身行礼。

“君后。”

“道长。”

祝青臣与老道长分坐桌案两边,小道童坐到旁边,端起旁边的茶壶,煮水烹茶。

热气氤氲。

“君后此次前来,所为何事,我已知晓。”

“道长也觉得我在痴人说梦?可我真的感觉到李钺就在……”

“自然不是。”老道长的声音悠远澄净,没由来让人心神安定,“世间万物皆是生灵,死后自有魂魄。”

“陛下舍不得君后,因此留在君后身边,不舍离去。君后是陛下身边最亲近之人,君后的感觉,自然不错。”

这是第一次,有人肯定祝青臣的感觉,说他的感觉是对的。

祝青臣的眼睛倏地更亮了:“老道长果然神机妙算!”

老道长抿唇,但笑不语。

祝青臣还没高兴一会儿,神色又落寞下来:“可他为什么不来见我呢?”

“前几日办法事,他为什么不来见我?他会帮我吹蜡烛,在我险些跌倒的时候扶我一把,他为什么不来见我?”

祝青臣红了眼眶,看着老道长,想要求一个答案。

老道长笑着道:“君后岂不闻,人有人气,鬼也有鬼气。民间百姓要托梦给家里人,尚且需要蓄力数十年。”

“陛下贵为帝王,方才驾崩数月,便能够化作清风,时时陪伴在君后身边,让君后感知,已是帝王特例,怎可再过强求?”

祝青臣恍惚明白了:“您是说,他不是故意不来见我,而是他已经尽力了?”

“是。”老道长仍旧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,“君后若是不信,老道再为陛下卜一卦,如何?”

“自然最好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www.qqdu.cc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