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千小说网

14. 撑腰 “夫人觉得怎么样?”……

《溺吻》最快更新 [qqdu.cc]

未开灯的氛围加深这份隐晦——

难言的、浓稠的,

如蜂蜜被裹在巧克力甜圈上,绕在舌尖反复碾转的糖。

姜枣记得,她高中时候很爱吃甜食。

但她吃过的所有、所有的甜食,都比不上那晚少年扶她脖颈无休止索取的吻。

包括此时,

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攥紧,又松开。浑身的血在一瞬间充盈爆满,让她耳膜都发出“砰砰”的沉闷声响,猛烈的心跳冲撞着胸腔。

男人却极有耐心的注视她,

像是在盯着某样正在试验的新机器,漆沉瞳孔升起若有盎然的兴趣,深处涌动着地下河般神秘的暗流。

姜枣张开嘴,

舌尖抵在唇畔,温热急促的鼻息落下。

原本准备乖顺叫出口的称呼,在突如其来的理智下倏然刹闸。她立即合上唇,汹涌波动的情绪尚且还在清凉眸子里荡漾着,拒绝道:

“我不叫。”

男人依旧不动声色的垂眼望她:“什么意思?又不认账?”

“我记得合同里没有这一条。”姜枣错开眼,试图平稳自己的呼吸和心跳:“而且,我虽然和你签订了协议,但地位是平等的。我不想做的事,你不能因为借给我钱就强迫我做。不仅仅是称呼,还有拥抱、接吻、上……”

她脸上已经快要烫熟了,那两个字在唇齿间,是百般千般的说不出口。

“上床。”

霍执替她补上这两个字。

低沉嗓音停留在她耳畔,将这两个字咬的无比清晰。姜枣条件反射盯向那个人的眼,被幽深不见底中的情绪所纠缠,稀里糊涂的踩入、深陷。

这人并未因为她的拒绝而恼怒,甚至更加平静,薄唇开合:“无所谓,反正就算你现在不叫,以后总有一天会叫。”

姜枣并没有听懂这句话的含义。

“还有件事,”霍执依旧不打算放过她,手掌按压着她腰腹部柔软的肉,将她整个人往死角里推,询问:“不是说要跟张真当面谈?什么时候?”

姜枣屏住呼吸:“后天。”

“后天不行。”

对方不假思索的驳回让她觉得有些不被尊重,蹙眉:“为什么?这是我的私事。你刚才不是也说过吗?不会随意插手我的私人生活。”

细碎的月光经过挪移后,恰巧落在男人带帽卫衣上银白色的拉链,球状的水晶坠物在重力的作用下旋转摇晃,很像天上拖着长尾掠过的流星。

他今日实在是一反常态,不仅不生气,而且很有耐心的回应:“我确实说过。”

“可是——”

霍执勾唇,有理有据的解释:“前提是不影响我们的协议。夫人,后天我要带你出去见人。老先生听说我结婚了,特意让我带你去呢。”

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得逞一般盯她,越盯越紧,轻声:“你跟张先生换一天见呗。”

姜枣抿唇,

这是她的弱点。八年前她就禁不住这人的哄,如今她还是半点法子没有,只能装作没听见,沉默又乖顺的敛眉垂目,宛若鸵鸟般缩起自己的脑袋。

然后听到男人意味幽深的一声笑:“哦。看来是不行了。”

由于自己的腰被拘着动弹不得,她只能倚靠在墙上,男人抬起手臂撑在身侧,话音落下时,那只得空的手便顺势垂落在她脖颈处,冰凉却带些沙茧的指摩挲过耳廓,滚烫手心托住她的下颌,轻抬。

姜枣便做不成鸵鸟了,只能抬头迎向男人的眸光,羸弱脖颈一览无余的展露在猎人的眼皮底下,脆弱脉搏随着心脏重击,在莹白细腻的皮囊下鲜活跳动着。

“也没关系。”

霍执宽容大度的给出她第二个选择:“我可以把张真当成司机或者随从、保镖,允许他和我们一起去,你顺道跟他说清楚。这样既不耽误他的时间,也不耽误我的事情,两全其美。”

说着,捏她耳垂的修长手指忽然发力,

伴随带有明显挑逗意味的低喃,

气息搔动着耳道中的绒毛,如虫蚁啃咬般,密麻电流倏然间窜至全身每寸肌肉:

“夫人觉得怎么样?”

女孩的腰明显软塌下来,

细白手指慌乱寻找搀扶物,无意间捉住他的手臂。应当是十分狼狈的,女孩羞赧却无可奈何的咬唇,退让般的应允:

“可以。”

精心豢养的雀儿被主人逗弄得浑身炸起羽毛,再多两句,恐怕要恼羞成怒的用稚嫩尖锐的喙啄他。

霍执适时松开掐人腰的手,抬起,

沉静瞳孔随着女孩近乎落荒而逃的背影放远,逐渐消失在门框后漆黑的空间。

-

姜枣许久都没能平复好自己的心跳。

她躺在床上,

睁眼,是那人用幽深眸子打量她的神情,靠在她耳畔,熟稔的唤她夫人;

闭眼,姜枣仿佛又看到少年八年前讥嘲的冷笑,被她推开后不以为然的转身,一字千斤重,发誓永远都不会和她再有交集。

夜晚的时间总是飞快流逝。

次日,她方才开始仔细回想昨晚霍执同她说的正事。虽然已经脱离上流圈子许多年,但毕竟曾经做过豪门千金,对于名家之间常有的交际活动略有耳闻。

霍执并没有说清楚是怎样的活动,姜枣便去找家里服侍的嬷嬷问。嬷嬷告诉她,是霍氏旗下的新型产业链在一个项目上做出了重大突破,所以邀请上流的各圈人士前去庆祝,算是个庆功宴,称不上严肃庄重的场合。

姜枣这才稍微放心些。

类似这种庆功宴,大概率会宴请许多人。应该不会有谁注意到她的存在。

张真也并不介意和她见面的场合,只是询问是否需要穿着正式。姜枣想起先前自己过生日时,张真穿过一套版型很规整的羊绒西服,便建议他穿那身。

至于自己——

近些年都没有添过像样的衣服,姜枣实在想不出自己能怎样打扮。不过,某人也并没有给她苦恼的机会,在庆功宴前一天,便让家里的嬷嬷带着化妆师和私人订制的礼服来到宅院,要把她包装成为名副其实的“霍太太”。

“诶呦,这么漂亮的姑娘,哪里需要打扮!生得就是一副千金大小姐的模样。”

化妆师很是感慨的端详面前女孩的脸,最终也只是略施粉黛,示意助手取来礼服,笑道:“霍先生把礼服给我的时候,我还在想呢,什么样的绝世美人才能配得上这件礼服。法国设计师的高定,满世界都找不出第二件。”

助手谨慎缓慢的拆装,低声:“听说是霍先生托人专门订做的,几年前就做好了。”

姜枣还没从那声“霍太太”里缓过神,无意识望向助手,看见防尘袋的拉链处泄出的璀璨银河——柔软纱幔恰到好处的笼罩住鱼尾裙的腰身,高开叉的线条裁至膝盖靠上的位置,在末端由丝线绣出一朵灵动的小喇叭花。

“你怎么总叫我喇叭花?”

“就因为我是广播员?还是因为别的?霍执,你是不是超级喜欢我的声音呀?”

她不依不饶缠在少年身边,搂住他的手臂,仰起脸去追他的眼睛。那时候,少年人眼底的冰雪正悄然消融,虽然还是幽黑的眸,却已经不是不见底的深谷。

“喜欢。”

那人低头啄吻她的唇,轻笑:“如果小喇叭花能对男朋友多撒娇,我会更喜欢。”

当时京市还有温暖的冬日,她们也还有青春的一腔热烈。年少的人们总会对未来拥有无限美好的幻想,憧憬着有一日,她们变成大人,能肆无忌惮的拥抱爱恋,能将不曾宣之于口的隐晦和疯狂在以后的日日夜夜诉说到极致。

要把喇叭花绣在每一件衣服上,便是她曾经对霍执许下的不切实际的诺言。

霍执问过她缘由,

她当时说——

因为她会永远喜欢他。

这是证据。

“尤其是绣着的这朵喇叭花,真的好绝。没想到法国人的绣工居然能这么好。”

助手都舍不得把眼睛从裙子上挪开,也不敢伸手去碰裙面上摇曳而生的鲜活花束,只敢这样远观,依恋不舍的把裙子交给它本属于的主人:“姜小姐,你这么好看,穿上这条裙子肯定绝美。我真的好羡慕你啊。”

女孩沉默不语,

指尖抚上那束水蓝色的花。

助手帮忙换上礼服,又把人搀扶到客厅。

经过打理后的大理石地面光洁锃亮,高跟鞋的细跟踩在上面,会发出沉闷的,如同石子碰撞般的声音。

女孩缓步走至中心,身上的鱼尾裙缀着波浪状裙摆,绸缎面均匀贴覆在比例完美的腰臀处,身姿绰约,亭然而立,

她双手交叠于身前,乖顺的将柔软黑发拢至胸前。

隽秀清丽的眉眼被淡笔勾勒,

只是略微描摹形状和颜色,却加重了身上那份气质,仿佛水墨画般韵味深远。

姜枣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,一如既往的站在那人眼前,只是在视线下瞥,无意间看见裙角开衩尽头的喇叭花刺绣时,会忍不住心头稍动,

她又去偷看男人的神情,

在期待。

想从男人的脸上得到什么答案。

自知不可能,却又奢望,万一这条裙子真的是霍执早就为她准备好的;万一这个人不再记恨她曾经做过的事;万一这个人始终没能放下她——

霍执大约扫过她一眼,并没有明显的情绪波动,收回视线:

“可以,出发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姜枣第无数次为自己的自以为是感到羞耻,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跟上去。

黑色劳斯莱斯在夜幕中飞驰而过,从万家星火的璀璨中穿梭,逼近整座城市的中央。活动位置在一家私密性极强的高星级会所,西欧的建筑风格和夸张抽象的墙面浮雕,在斑驳成片的树影中犹如浓墨重彩的油画。

数十米的红毯铺就在会所门口,两侧保镖显然是经过训练的,一丝不苟迎接来宾。

各家的公子和千金各自携着自己的女伴和男伴,优雅有礼的出示手中金丝镶边的邀请函。许多平日连面都见不到的人物,此时却穿着高定,彼此谈笑风生。

姜枣走过红毯时,有一瞬间的恍惚。

她曾经对这样的生活习以为常。

现在看来……

好像是上辈子的事。

上流人士的圈子换血很快,许多一两年前还在晚宴上叱咤风云,谈笑风生的人物,可能突然在某天因为什么天凉王破的事件,被贬低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。

如同曾经的姜家。

故而姜枣并不能认出大多数人的身份。在大多数人眼里,她显然也是个生面孔。

几位家世不俗的贵门子弟频繁向她的方向投来视线,甚至已经准备端起酒过来,却在男人伸手拥住她的腰后,立马像受惊的兔子般把脑袋缩回去。

姜枣不自觉绷紧腰背肌肉,

她没有准备,所以,对霍执在大庭广众下突然的亲昵接触感到轻微不适。

霍执却像对她的不适毫无察觉,扣在她腰窝的手指反而收得更紧。男人肩背和腰腿的优势在修身西服下尽显无疑。

布料不算厚,

这样的距离下,姜枣完全可以感受到这人身上灼热的体温。

以为是需要逢场作戏走过场,她懂事的没有躲避,但依旧有些不自在的小动作。

头顶却忽然落下那人意味深长的语调,低声:“我记得,雌孔雀应该不会开屏?”

“呃……”

姜枣怔愣几秒,反应过来后抬头:“啊?”

这一眼偏巧落入那双狭长凤眸,利落的单眼皮下似乎掩着几分说不清的幽怨,扶她腰的手带有警示意味的轻拍:

“把屁股毛收紧点。”

姜枣:“……”

她终于明白过来,觉出脸侧几乎立即浮出滚烫热意,强装镇定的挪开视线,不服气的轻声顶撞:“也不知道霍先生是哪只眼睛看到我开屏了。”

霍执抬眉,正准备同她好好较真一场,可还没来得及开口,不远处便围来人。

“霍医生!”

衣着矜贵的青年举起高脚杯,笑得疏朗,准备正面来个热烈拥抱时,却被男人刻意躲过。青年尴尬又不失礼貌的收回手臂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www.qqdu.cc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