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千小说网

26. 没那么简单,就能找到一个伴^^……

《前提请先闯入我森林》最快更新 [qqdu.cc]

这封信恰好死死地将余文父子拦在了侯府。

信上大致内容即是:我裴回看上了侯府的嫡女,不久后皇帝即将赐婚,为让侯府不至于感到任人摆布,先斩后奏,先与此信告知,我裴回是多么体贴云云。

余家父子俩脸上青黄不接,还好这些人说话做事,从来都是口头交流,并未流出去纸质证明,反悔是相对容易的。

“既如此,圣命难为,刚才商定的就此罢了吧。”余大人先开了口,显得是自己主动放弃,不是被动踢皮球。

余文毫不掩饰脸上的落寞,既如此,他们应是没了缘分的,山鸟欲归林,江水不是那池鱼,不会等待他。

父子俩再次辞别。两次辞别,两种心情,当是上天弄人,不得与人坦途啊。

相比起裴回,宋麒夫妻俩是更欢喜余府的。好歹第一点,别人是亲自上门谈的婚事,并非一纸婚书,先斩后奏。

再者,宋麒这在朝中自诩清流第一人,如今却将女儿嫁给一介武夫,虽这个武夫得了皇帝不少赏识,但终究不是那知书达理之人。门风欲败,门风欲败啊。

而刘夫人心中却也担心那武人浪荡,不服管教,虽然裴府门第高,却是个火坑,跳进去,怕自己女儿成了个活死人。

两家了解并不多,裴家是开国功臣,根基深厚,个中关系复杂。侯府却是个后来的新秀,在皇帝重文后逐渐发势,本不是一个赛道,自无需过多关注。

可现下两条原是平行的线,拐了个弯,交叉了。刘夫人转身就让婢女去查清裴家的底细。

江水这边对于前厅发生的事情,有迟延,她却还指派星月去查探余府的底细。

两派探子从侯府出发,兵分两路,开始行动。

刘夫人和江水在屋里等的着实着急,看到回来报信的人带了厚厚一沓资料,甚是满意。

“这余府是不不错的去处,余府素来注重礼治,余家公子为人正直清廉,做他的夫人,即使……也是能保住地位的。”星月对着埋头仔细看这些卷宗的江水汇报道。

“姑娘上去与余老太太的寿宴也看到了余家是实打实的富庶,并非一些清流之家,外强中干。还有,听说这余大人和夫人的感情也是极好的,不像咱……”

星月说起话来管不住嘴,到要害处,急急停下。

“不像咱家老爷,对姨娘比对夫人好,”江水接着她的话茬,“相必余文从小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,耳濡目染,潜移默化也应有所影响。”

江水顿了顿,这样注重礼治与孝道的人家,应是能允许江母和江山的。原也没有退路,不妨先试试水,再想法子。

江水拿着一半的宣纸,急急忙忙跑到刘夫人的院子里,想再探探自己母亲的口风。

谁料还没进门,就听见了一男子的声音,不像是宋麒,声音更为年轻浑厚,像是,裴回。

刚刘夫人急急忙忙搜索裴回的家世时,觉得也算满意,都说武将重情,对待自己的夫人最为忠心,裴家也不是例外。

只有一点,那裴夫人出了名的火辣,之前向裴府打听的姑娘都被她一个个筛下去了。好容易留了一个,却是前朝罪臣的女儿,是万万不能要的。

刘夫人思考间,裴回上门来访,宋麒功夫繁忙,便直直往了刘夫人这处来。

“刘夫人,在下唐突了。在下心慕华儿已久,决不负她。”

这习武之人都这么单刀直入的吗?在侯府习惯了弯弯绕绕的刘夫人,之前背熟的套话一个没用上,略显尴尬。

“坐吧。”面对如此炙热的表白,她半天憋出两个字。

“其实,我与华儿在蜀中便已相识,我自那时起便认为她是不一样的姑娘,认真,敢于为朋友两肋插刀,见识不浅,性情坚毅。自那时起,我便希望未来枕边人是她。”

刘夫人早些年与宋麒也是经历了这么甜蜜的一段的日子的。只是后来,宋郎升官,新欢替代,她这旧爱,似乎不复存在。

刘夫人在正坐上眼泪盈眶,但保险起见,她还是还问问自己女儿的未来婆婆。

可这时,江水噔噔噔,进来了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
“你,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了?”刘夫人先开口问个底细,才能把握之后讲话的度。

“女儿知道了,女儿今日是来告诉母亲,女儿愿意。”旁边有裴回,江水只得这样模棱两可的话,以免被他人听了去。

在场两人俱是一惊,虽说赐婚已定,但毕竟强扭的瓜不甜。

“当真?”裴回惊地站起,险失了仪态。深邃的眉眼间,俱是惊喜,像是往平静的湖中投去一颗石子,微波一层层荡漾开来。

江水不太理解,难道裴回也知道了余文求亲的事情?她狐疑地看向刘夫人。

此时刘夫人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,想是在等她回答裴回的问题。

“当真。”

兴许这裴回是替白宛来打听消息的,看他开心的样子,应是白宛也同意这场婚事,江水定了定心,想必自己这次没有选错。

看着裴回满意离去,刘夫人叹了口气:“你可知道他母亲,不太好对付。既然你已经同意,又是皇帝赐婚,再多说什么都无意义了。只盼你能够平安顺遂就好。”

“余文的母亲不是温良贤淑吗?从小饱读诗书,并不多与人争论,在府中名声很好的。”江水拿着手上的一沓纸向刘夫人展示,“还有什么赐婚?母亲您在说什么,我怎么有些不太懂。”

“余家父子还未离开,裴回就送了信来,皇帝已为你们赐婚,圣旨不日送达。”

江水脑中一片空白,只是木木地站在原地。

“余家的事,你就忘了吧,这里有些裴府的消息,你可拿去看看,为自己以后铺路。”刘夫人从身后拿起一沓纸,刚才为了不让裴回发现,一直坐在上方稳如泰山,也是为了掩饰这些纸。

江水当真是有些受不了,自打来了这侯府后,处处掣肘,任何事情,小到穿衣吃饭,大到经营茶馆、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www.qqdu.cc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