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千小说网

43. 浪中舟 唇上带着一片润泽的水光……

《清冷夫君掉马以后》最快更新 [qqdu.cc]

043

顾挽澜不知为何事情又发展到了这种境地。

明明在和萧隼利落地划清界限后,她就回来给崔珏的伤患处上药。

但上着上着,不知道是崔珏看向她的目光太过灼热,还是她又被崔珏此刻的皮囊诱了去,等她反应过来之时,她竟已经衣衫不整又和崔珏搂抱到了一起。

看着自己手掌之处,已经有血迹晕开,顾挽澜暗骂了自己一句□□熏心,连忙就要抽出身来,“停、停下……伤口……你的伤口要裂开了……”

一开口,发现自己的嗓子竟娇柔地能沁出水来。

“随它去。”

崔珏却根本不愿停下,只将怀中的顾挽澜抱得更紧,恨不得能将她揉入骨血之中,虔诚又狂热地吻上顾挽澜身上每一寸肌肤。

顾挽澜脸色已经被熏得通红,今日的崔珏让她感觉有点陌生,她此前见他,从来都是一副浅笑淡然的模样,从未与人红过脸,像是一只清冷又温顺的鹤。可今日她才知,原来他也会咬人,甚至于,还做出替她偿还的那般疯狂举动。

是的。

疯狂。

可顾挽澜觉得自己此刻也快要疯了去,一阵阵快意随着脊骨而上,头皮一阵发麻,她推搡着崔珏的脑袋,像是一尾被甩上岸只能大口喘息的鱼,“别……停下、停下……”

他怎么可以——

他怎么可以?!

顾挽澜倏地瞪大了双眼,正要使劲推开崔珏,可崔珏的动作比她更快,直接将她双手死死按在了身后,然后低下了头。

顾挽澜腰肢在这一瞬间拱起,身体止不住地颤抖了起来,极度的快意与羞意像是一卷朝她袭来的滔天巨浪,她只有死死咬住唇瓣,才能不让自己发出更加糟糕的声音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久到她觉得自己已经灵魂出窍。

崔珏才放过了她。

她感觉眼前之景都是一片模糊,脑海中也全是空白,只能不住地大口喘息,来平息身上绵延不断的战栗。

良久,有冰凉的手指触上了她已被咬出血的唇瓣,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叹息。

“我的错。”

崔珏的声音也已是一片哑。

顾挽澜直到此刻,视野之中才逐渐恢复了清明。

崔珏还是原先那张清冷出尘的脸,甚至于睫上还沾染着一粒从外面带回来的雪,可是他的薄唇之上,却是带了一片湿润的水光。

“轰”地一声,顾挽澜一下就红到了脖子根,她一把推开崔珏的脸,又羞又怒,一双眼瞪得浑圆,“不是你的错还是谁的错!”

可是到底是失了力气,本以为是很有气势的一句话,落到耳中,竟像是小猫撒娇。

顾挽澜当即闭上了嘴,扭过了脑袋,不愿再开口。

崔珏却低低笑了出来。

他伸出双手,将顾挽澜的脑袋扶了过来,还保持着半跪在地的姿势,就这样抬着头看着她,“我只是……很开心,所以也想让夫人开心。”

“开心?”

因为你义无反顾地选了我。

迎着顾挽澜的视线,崔珏差点就将这句话脱口而出,临到头,到底将话重新吞回了肚子里,“因为那人说我是小白脸,夫人最后替我做了主。”

“哈哈你这样倒是真的有点像小白脸。”

“无妨,能生了这样一张脸,胜出旁人几分,本也就是我的长处。”

崔珏这般长久地、半跪在地地仰视着她,顾挽澜有些受不住,连忙拉了他的手臂,就要让他起来,“你别跪在地上了,先起来说话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不过,今日最后,我知你是为了我好,但你未免也太实诚了些,做个样子吓退对方便是,犯不着自己当真为此流血。”

“没办法。只想尽快赶走他。”

崔珏站起身,有些无奈地露出了一个笑。

“?”

顾挽澜不解。

崔珏用手指轻轻摩挲少女唇瓣上的血痕,眼神再次变得深邃而危险起来。

“你在门口朝我笑的时候……”

崔珏再度俯下身去。

“我便想这么做了。”

夜还很长。

*

因为一夜的浴血奋战,第二日,不出意外地,护国公府找了大夫上门,替崔珏重新包扎伤口。

送了大夫离开,看着躺在床上睡着了,面色还有些苍白的崔珏,戚容很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顾挽澜的脑门,“你都多大的人了!多大的人了!怎么做事还不知道节制!人家小崔昨日为了你都那般模样了,你、你竟然还……”

戚容一时之间也觉得难以启齿,只能狠狠瞪了她一眼,下了最后判决,“总之!这几日你便搬去乐欢院里!不准再去扰他!”

顾挽澜只觉得六月飘雪,实在委屈。

昨夜她不是没有拒绝,分明是他一而再、再而三的诱她,甚至都使出了那般令人羞耻的手段,如此这般,她不稍稍回礼一下,岂不是暴殄天物,有些过分?

顾挽澜正欲回嘴,为自己在府中摇摇欲坠的名声辩驳两句,可抬眼间,瞧着榻上那人,因为失血过多有些苍白的脸,一时又心虚了起来,“……我知道错了。”

“知道错了,还不收拾收拾东西,先离开这里?”

“……哦。”

眼瞅着自己再多呆一会儿,就会被戚容当做那色中饿鬼,顾挽澜连忙随意收拾了几件衣物,就夹着尾巴灰溜溜离开。

见着顾挽澜离开的背影,戚容又扭头看了眼榻上仍在昏睡的崔珏,脑中不由浮现,昨夜崔珏为了逼走萧隼,朝着自己捅刀那一幕。

她女儿是身在山中,故而不知山的面目。

可她这种旁观者,却是看得分明。

若非爱她极深,做不出这等事。

可,寻常人即便是爱极深,也做不出此等癫狂之事。

戚容很有些头痛地揉了揉眉心,看着榻上的崔珏,数度欲言又止,最终只是留了一句“你好生修养,这几日我不会让她扰你”,便转身离开。

听着房门被重新掩上的声音,崔珏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日光正好,尽数照了进来,显然外头是个大雪放晴后的好天气。

崔珏盯着漂浮在光束里的尘埃,出了会儿神。

最终只是抬起手臂,遮住了自己的眼睛。

昨夜,他太开心了,像是一场梦。

他只有有些不愿此刻去面对,与顾挽澜原本约定好的、本该发生在的今日的,那一场不知走向为何的谈话。

如此,便借着这伤势,再拖延数日吧。

*

顾挽澜被发配到了顾乐欢的院中后,也没闲着,她换了一身利落的装扮后,便径直出了门,让人套了马车去萧沉的松烟斋。

果不其然,她在松烟斋内还没喝完一盏茶,就有人递来了消息,庆元帝要再次见她。

昨夜,擒拿萧隼本是她在庆元帝面前领下的任务,只是人算不如天算,萧隼竟然在她的府邸门前自爆他们二人曾有往来,于情于理,她已不适合涉及与萧隼有关的事件当中。

于是最后,她暗中朝萧沉递了个眼神,让萧沉带萧隼去面见庆元帝,她相信,此时的庆元帝不会想要再见她,他有更多的话要与萧隼详谈。

而她只需,负荆请罪。

再次入宫,顾挽澜的心情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。

她在大殿之上跪了许久,庆元帝并未抬头,她便也就这般跪着。

半晌,直到她的膝盖开始麻木,庆元帝才停了手上的笔,叹了一声,“挽澜啊,你可知,昨夜萧隼倒是和朕说了许多你与他的往事,你和他,倒也算得上一句曾患难与共。”

顾挽澜神色肃然,朝着光滑的大殿之上,重重地磕了一个头,“微臣愚钝,未曾发现他的身份,被他蒙蔽许久,是微臣失职!请陛下责罚!”

“你确实让朕失望!”

庆元帝冷哼一声,丢了手中御笔。

“朕给你绣衣使指挥使的身份,便是觉得你是暗中监控质子的不二人选,但你昨夜将关系闹成那般,又谈何从他身旁刺探消息?!”

“?!”

顾挽澜差点忍不住就要抬头,却又生生忍下,只是心中已起了波澜。

庆元帝此话何意?他竟不打算追究她曾和和柔兰王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www.qqdu.cc】